在能吃的时候多吃点才不会亏

微博同名,别来看我,我就一小透明

脑洞(十一)后续

http://bht0417.lofter.com/post/1dea8391_d570228
去年那个脑洞(十一)的后续。可以试着戳一下上面的链接。

张艺兴就这么被朴灿烈带进吴府。张艺兴倒是淡定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和朴灿烈来了个友好亲切的交流。朴灿烈之前和伯贤谈天谈地的时候,伯贤开口闭口都是张艺兴,使得他很好奇张艺兴究竟是何方神圣,就向伯贤问清楚张艺兴的样貌,确保日后能见到他便一眼认出。歪打正着,朴灿烈待张艺兴卸了妆恢复原本样貌才把他认出,跟捡到宝似的,一天都粘着他,问这聊那。
吴世勋气得直翻白眼,好好的计策,这么泡汤了,寨主的宝贝儿子给换回去了,换来的狗头军师被请进屋差点当佛一样捧着,自己收复山寨的日子又要延期了。
山寨是非收不可的,张艺兴也是要好好利用的,自己是吴家的二把手也是要好好展现的。吴世勋再次围剿山寨,这次更惨,还没到山寨跟头就被寨里人用石头砸回去了,再次狼狈地落败而逃。吴世勋郁闷了,拿张艺兴问事,朴灿烈不允许,经过几天的友好交谈,两人直感相见恨晚并拜了把子当异姓兄弟了。张艺兴背靠朴灿烈这颗大树,朴灿烈有吴父撑腰,吴世勋根本动不得。张艺兴成功沦为府上的二谋士,吴府的座上宾。
吴世勋剿山寨不成功,只得乖乖听吴父的话先娶妻生子,成家再立业。可他不想,一心想剿山寨。
山寨这边,伯贤闹腾,要寨主把张艺兴救回来,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啊!官抓贼,天经地义,贼去找官府,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伯贤机灵,想到了张母,飞鸽传书给张母,张母爱子心切,没多想就去吴府要人了。这一要不要紧,被吴世勋起了疑心,派人去查。一查,发现端倪,张家最大的儿子还没到及笄年岁呢,怎么会有张艺兴早就过了弱冠年华这么大的儿子,也知道了几年前那件女儿被山匪撸了失踪的事,自然联想到当时抓张艺兴的时候他扮的女装,一串,大胆猜测张艺兴就是那个“女儿”,男扮女装。
吴世勋去试探一下张艺兴,张艺兴上钩,原原本本道出原委,还让吴世勋替他保密。保密?好办,吴世勋要张艺兴让寨主主动解散山寨,他就替张艺兴保密。张艺兴傻了,为了自己把山寨出卖这事他不干,可又不想他的秘密被公之于众。张艺兴懵了一下,马上清醒,聪明机灵如他立马拿吴世勋娶亲一事当筹码跟吴世勋讨价还价。

张艺兴知道世勋十分厌恶吴父现在要他娶妻生子,吴世勋苦于没有好的对策,只能妥协。张艺兴给吴世勋想了一招,由张艺兴再次男扮女装,当张家女儿被吴世勋娶进门,先暂时瞒过吴父。吴世勋很满意这个想法,立马跟吴父说了,吴父是个行动派,准备好一切事宜就去提亲了。张父很疑惑自己失踪了七八年的女儿突然回来不说还钓了一个金龟婿,况且婆家还一副非张艺兴不要如果下一秒不答应就抢人的急迫样,张父纳闷归纳闷,自己这么个名声在外不太好的大龄剩女居然有这么个当官的婆家要,也是一件大喜事大好事啊,开心的好几天合不拢嘴睁不开眼做梦也笑醒。

张艺兴被八抬大轿娶去吴府,这整个县城的人都知道。吴世勋解决了成家这事后,一心想着赶紧立业——剿匪!张艺兴为难了,不过有朴灿烈。朴灿烈可喜欢伯贤这孩子了,提议自己和张艺兴一起去山寨劝寨主解散山寨。朴灿烈来到寨里,凭借自己一副好嘴巴巧舌如簧真把寨主给忽悠了真给解散山寨了,山寨解散了,那些寨里人怎么办?好办!寨子原封不动,真正意义搞农家乐园了,一些有能有才的被招到府上当下人了,伯贤也进府了,不过不是当下人,朴灿烈忽悠了吴父把他招为义子了。

张艺兴是被当媳妇娶到吴府的,这个全县城的人都知道。吴父是第二天发现自己的儿媳妇原来是个男的还是家里那个谋士,吴父也要面子,比张父更看重面子。再生气也只能为面子忍住。可他要抱孙子啊!张艺兴又不能给他生,就天天烦吴世勋要他纳妾,纳个女的,赶紧生孩子给吴家开枝散叶。吴世勋不依,哪有刚前几天娶了媳妇就立马纳妾的,他不要。

剿了山寨后,他对张艺兴也抛开偏见,两人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一番后,互对对方赞不绝口,成了朋友。

时间一天天过,吴父催着紧,吴世勋却更不想纳妾了。张艺兴比他大都不急成亲找另一半,况且他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媳妇呢。张艺兴不是不急,是他被张母催急了,豁出去一般对张母挑明他嫁给吴世勋了就生是吴世勋的人死是吴世勋的鬼坚决不离开他。吴世勋也借此向吴父表达了同一观点,但差点没被打死。

脑洞(十一)后续

http://bht0417.lofter.com/post/1dea8391_d570228
去年那个脑洞(十一)的后续。可以试着戳一下上面的链接。

张艺兴就这么被朴灿烈带进吴府。张艺兴倒是淡定秉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和朴灿烈来了个友好亲切的交流。朴灿烈之前和伯贤谈天谈地的时候,伯贤开口闭口都是张艺兴,使得他很好奇张艺兴究竟是何方神圣,就向伯贤问清楚张艺兴的样貌,确保日后能见到他便一眼认出。歪打正着,朴灿烈待张艺兴卸了妆恢复原本样貌才把他认出,跟捡到宝似的,一天都粘着他,问这聊那。
吴世勋气得直翻白眼,好好的计策,这么泡汤了,寨主的宝贝儿子给换回去了,换来的狗头军师被请进屋差点当佛一样捧着,自己收复山寨的日子又要延期了。
山寨是非收不可的,张艺兴也是要好好利用的,自己是吴家的二把手也是要好好展现的。吴世勋再次围剿山寨,这次更惨,还没到山寨跟头就被寨里人用石头砸回去了,再次狼狈地落败而逃。吴世勋郁闷了,拿张艺兴问事,朴灿烈不允许,经过几天的友好交谈,两人直感相见恨晚并拜了把子当异姓兄弟了。张艺兴背靠朴灿烈这颗大树,朴灿烈有吴父撑腰,吴世勋根本动不得。张艺兴成功沦为府上的二谋士,吴府的座上宾。
吴世勋剿山寨不成功,只得乖乖听吴父的话先娶妻生子,成家再立业。可他不想,一心想剿山寨。
山寨这边,伯贤闹腾,要寨主把张艺兴救回来,说的容易做起来难啊!官抓贼,天经地义,贼去找官府,这不是自投罗网吗?伯贤机灵,想到了张母,飞鸽传书给张母,张母爱子心切,没多想就去吴府要人了。这一要不要紧,被吴世勋起了疑心,派人去查。一查,发现端倪,张家最大的儿子还没到及笄年岁呢,怎么会有张艺兴早就过了弱冠年华这么大的儿子,也知道了几年前那件女儿被山匪撸了失踪的事,自然联想到当时抓张艺兴的时候他扮的女装,一串,大胆猜测张艺兴就是那个“女儿”,男扮女装。
吴世勋去试探一下张艺兴,张艺兴上钩,原原本本道出原委,还让吴世勋替他保密。保密?好办,吴世勋要张艺兴让寨主主动解散山寨,他就替张艺兴保密。张艺兴傻了,为了自己把山寨出卖这事他不干,可又不想他的秘密被公之于众。张艺兴懵了一下,马上清醒,聪明机灵如他立马拿吴世勋娶亲一事当筹码跟吴世勋讨价还价。

张艺兴知道世勋十分厌恶吴父现在要他娶妻生子,吴世勋苦于没有好的对策,只能妥协。张艺兴给吴世勋想了一招,由张艺兴再次男扮女装,当张家女儿被吴世勋娶进门,先暂时瞒过吴父。吴世勋很满意这个想法,立马跟吴父说了,吴父是个行动派,准备好一切事宜就去提亲了。张父很疑惑自己失踪了七八年的女儿突然回来不说还钓了一个金龟婿,况且婆家还一副非张艺兴不要如果下一秒不答应就抢人的急迫样,张父纳闷归纳闷,自己这么个名声在外不太好的大龄剩女居然有这么个当官的婆家要,也是一件大喜事大好事啊,开心的好几天合不拢嘴睁不开眼做梦也笑醒。

张艺兴被八抬大轿娶去吴府,这整个县城的人都知道。吴世勋解决了成家这事后,一心想着赶紧立业——剿匪!张艺兴为难了,不过有朴灿烈。朴灿烈可喜欢伯贤这孩子了,提议自己和张艺兴一起去山寨劝寨主解散山寨。朴灿烈来到寨里,凭借自己一副好嘴巴巧舌如簧真把寨主给忽悠了真给解散山寨了,山寨解散了,那些寨里人怎么办?好办!寨子原封不动,真正意义搞农家乐园了,一些有能有才的被招到府上当下人了,伯贤也进府了,不过不是当下人,朴灿烈忽悠了吴父把他招为义子了。

张艺兴是被当媳妇娶到吴府的,这个全县城的人都知道。吴父是第二天发现自己的儿媳妇原来是个男的还是家里那个谋士,吴父也要面子,比张父更看重面子。再生气也只能为面子忍住。可他要抱孙子啊!张艺兴又不能给他生,就天天烦吴世勋要他纳妾,纳个女的,赶紧生孩子给吴家开枝散叶。吴世勋不依,哪有刚前几天娶了媳妇就立马纳妾的,他不要。

剿了山寨后,他对张艺兴也抛开偏见,两人真正意义上的交流一番后,互对对方赞不绝口,成了朋友。

时间一天天过,吴父催着紧,吴世勋却更不想纳妾了。张艺兴比他大都不急成亲找另一半,况且他还是自己名义上的媳妇呢。张艺兴不是不急,是他被张母催急了,豁出去一般对张母挑明他嫁给吴世勋了就生是吴世勋的人死是吴世勋的鬼坚决不离开他。吴世勋也借此向吴父表达了同一观点,但差点没被打死。

脑洞(十一)

这是很早之前想的脑洞。故事还没有编完整。
先放出来给你们看看。
为明天的考试积攒人品。
啊啊啊啊啊啊!明天考试一定会过啊!

张艺兴是某大户人家的偏出,他娘迫于正房的压力,把他整成女的,瞒过了家里一众老小(除了他娘家带过来的几个亲信)。张艺兴扮成女的,是女的就要嫁人,正好长到16岁了,他爹给他张罗亲事。他娘和他都慌了,定了个计策,假装自己被劫了。结果阴差阳错,他真被劫了,被山寨主劫去当压寨夫人。可他是男的啊!寨主一看,是男的,劫错了。打算把他送回去,张艺兴不同意。自己好不容易逃出那地方,坚决不能回去。他爹虽然对他没啥感情(重男轻女),但好歹是自己的孩子,被人劫了,面子上过不去啊!叫上家里伙计打算去救人。寨主被张艺兴忽悠收留了他,来要人的时候,用张艺兴教他的法子打发走了家里伙计(具体什么方法你应该知道的)。张艺兴他娘知道是什么情况啊,明白自己儿子机灵,不会被那些大老粗欺负,也就放心了。但这件事就成了那镇上的笑话了。好好一个大闺女不见了,想找回公道,找错地方去土匪那撒野。张艺兴他爹恼羞成怒彻底不管这事了。
    时间过去了七八年,寨主也找到了他的压寨夫人。生了个儿子,小名唤白白。大名张艺兴取的,叫伯贤。因为是大儿子所以取字伯(伯仲叔里的意思),贤字是想他将来能当个贤士。张艺兴现在是寨里的狗头军师,在他的治理下,山寨不是一个土匪集团而是农家乐园了。镇上新官上任,要烧三把火,第一把就是要把这山寨给铲了。第一次气势汹汹去剿匪,结果准备工作没有做好,被打的屁滚尿流。新官亲自出征被打得落花流水,好不狼狈。正一个个记住山寨里那些人好下次报仇,看到张艺兴,确切说看到艺兴的酒窝,气火攻心,倒在地上了。领头羊都打趴了,其他人赶紧带着他落荒而逃了。新官名唤吴世勋是个刚进的探花,二十出头的愣头青,满腔斗志,眼比天高(因为常翻白眼)。他讨厌酒窝,因为他爸身边有个谋士也有酒窝,是个高丽人士,叫朴灿烈,吴世勋对他一向没有好感,觉得这人心机太重,哪有人天天面对别人大牙露出笑容灿烂的,和他是两个极端。好好的一个高丽人不在自己国家带着来中原大地干什么 ,还成了父亲的朋友,为他出谋划策。他不承认他是妒忌了。因为这次剿匪没有成功,他荣幸被父亲进行爱的教育,谋士朴灿烈也在席。给了个主意。擒贼先擒王,把寨主抓了一切好办。
    计谋进行一起绑架。吴世勋想的是绑张艺兴,结果手下的人绑来了伯贤。问怎么回事,手下人说,是个孩子,人小,反抗小,好绑。气的吴世勋眼白一晚上都没消失。伯贤不怕生,甚至还和朴灿烈玩到了一起,若不是年龄不到,两人就差结拜了。山寨这边乱成热锅上的蚂蚁了。就伯贤去山上抓野兔的功夫人不见了。寨主还好是爷们不能心乱,夫人瞒着。想当年她也是村里一枝花被绑到山寨起先很难过但看寨主对他不错山寨里也不。是她想的那般遭也就认命久之对寨主也有感情了。要不是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她应该已经要哭断命了。隔天,吴世勋给他们发了通知,伯贤在他那,要想伯贤活命,山寨自动解散。张艺兴被气笑了,堂堂朝堂之人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人品修为一定不咋样。将计就计,提议换人质,自己代替伯贤。~姜还是老的辣,吴世勋被忽悠了,真的放了伯贤。张艺兴想用之前那招移花接木,男的变女的,成功逃脱。可他忘了,吴世勋不是寨主那大老粗,易容因为长时间没有练习手生了没弄好露出明显破绽被吴世勋抓包。
    张艺兴被吴世勋抓到府里,准备压大牢囚禁。朴灿烈过来凑热闹,看张艺兴这么漂亮的女的被这么粗鲁对待拿出自己身份压吴世勋要他温柔点对待女的。吴世勋心烦耻笑他吃他家饭吃多把眼镜吃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朴灿烈仔细一看,发现张艺兴是男的,更是发挥了三寸不烂之舌口舌如簧舌灿莲花硬要吴世勋把张艺兴带回家。

开坑

接受了某人的提议,在这么闲只能搞事的为数不多的时间里写个文,完成一下自己的念想。所以决定自己开的脑洞自己写下去吧。有没有人看无所谓,我只想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或者说毅力来坚持完成一件事。

脑洞是暑假看《好先生》时开的。

未来不可欺
by多吃点


北京时间,00:00。闹钟响起。
床上躺着的男子,听到响声立刻起身关闹钟接着穿衣到浴室洗漱收拾自己。
北京时间,00:30。男子已经把拾掇好了  准备出门。
走在午夜安静的街道上,男子觉得有点冷,拉紧了衣领,脚步更快了些。
走进24小时便利店,熟练的买了炸酱面和热奶茶,捧着食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
店员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位帅哥总是这个时间点来到便利店,一坐就是一晚。从半个月前开始。之后天天如此,雷打不动。
不是没好奇过,但帅哥气质冷,看着不好说话,店员也不是爱管闲事的,有一个帅哥在店里供你免费欣赏打发无聊时光谁会去想一些有的没的呀!
可是,总有人会好奇啊。
这次是新来的,来兼职赚点零花图个新鲜感来工作的。
看到帅哥一直盯着窗外看,在她眼里窗外只有零星的路灯没有什么好看的啊。
嘿,帅哥,在看什么呀?这么专注。实在是忍不住,上前去问了。
男子转过头,因为带着帽子很好的挡住了眉眼,但露出了好看的嘴唇。
有点薄的上下唇,轻轻一碰,吐出轻轻的两个字:等人。
等人?什么人?店员看到男子说完立马朝向窗外,明显的不想再继续话题。她也闭了口没有把那问题问出来。
店员识趣地走开了,站在柜台那看着男子俊朗的侧颜,度过这漫长的黑夜。


现在是星期五,下午五点半,二十四小时制为17:30。位于某地的某高中的某些不住校的走读生放学啦!
我躲在校门东北方向的百年大樟树下,等待着我的目标人物出现。
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
等他从我身边经过时,我赶忙跟上去。

跟踪他这事嘛,虽然是第一次,没啥经验。但俗话说得好啊,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像电视里那样应该就行。

打榜时的产物
祝顺利拿下一位
也祝我明天考试顺利

之前图片的糊了,这是文字版的。

一个脑洞(八)下
配合上篇《一个脑洞》(八)食用更佳
设定啥的既然不太满意,我尽量补了补,希望能满意。
趁刀子不多赶紧码下后续
S的报复很成功。

那天之后,X整个精神状态都不佳,工作不上心,很成功地被炒了鱿鱼。

到酒吧喝闷酒,喝了一口,细想S的种种行径。越想越气,越想越恼。
酒量差,一口就犯迷糊 借着酒劲,气血上脑,提着个酒瓶气势汹汹杀到S家。

S见到喝醉酒的X来闹事,很嫌弃,叫人打发他走。

X借着酒劲,壮着熊胆,滔滔不绝,长篇大论,数落S仗着有钱来戏弄他。说着说着就变成了有钱人欺负他这样的没钱人。

S被他给逗乐了,心想这哥们可真搞笑。自己生活窘迫不努力进取转而嫉妒羡慕恨富人还有理了。

S:这世界本就不公平,要想要公平,自己去创造啊。

X:你不就是仗着家境好出了趟国刷了成金粉少在这装大尾巴狼,单凭实力你也没多大本事!

被X这么一鄙视,S也恼了。

当初就是因为被骂是个没断奶的娃子靠家里过活才堵着一口气发愤图强学成归来的,回来看他这么落魄竟还是被他看不起,质疑自己的能力。

S:你比我厉害,比我还有实力,咋过得这么糟心啊?

X:我是没有平台!如果我有你这样的条件一定比你混得还好!

X倒也没想错。

家里没倒台时,X生活得很如意,在家里的庇护下,人也十分单纯,在他眼里只要努力努力再努力就没有办不到的事。努力是最好的垫脚石,他一努力,奖学金手到擒来,他再努力,成绩节节高,老师家长的夸奖络绎不绝,努力努力再努力,人生一片光明。

这个认知直到家里落败他毕业后四处碰壁才打破。

世上还是有些事是努力努力再努力也做不到的。

家里没有了当年的风光,虎落平阳被犬欺,到哪都受气。

他明白,他那时努力努力就能成的事都只是锦上添花,看的是他的家庭背景。

他的能力没了平台的支撑屁点都使不出来。

他不敢去大公司,那些熟人的冷嘲热讽他做不到坦然接受。

他很倔,又很要面子,有很强自尊心。

X狠狠地瞪着S 。S心烦。

S叫保安把他拉走。

这么个瞧不起自己的家伙,越看越不顺眼!到我家里来耍酒疯太过分了!

X被提溜出S家门才后知后觉自己被赶出来了。

冷风一吹,脑子清醒了不少。

提着酒瓶踉踉跄跄地回了家。

之后,X没了工作,到处投简历 。

好死不死被S家的新开分公司给招了进去。面试笔试培训实习过五关斩六将顺利拿到工作沾沾自喜时得知自己上司是S后,感觉自己被算计了。

S是看到X后才知道自己新助理是他。不过真不是他算计,他忙着干一番大事业呢没空管这个小喽啰。新分公司是家里给他练手的地方。

没想到两人配合得很默契,公司运作的十分顺利。

S发现X是真有点能耐只是没用武之地被耽搁了,X发现S也是有本事有实力之前是真低估他了。

一次年会上,两人借着酒,上演了一杯泯恩仇的戏码。

S坦言报复X是因为X拒绝他后还当众侮辱他嘲笑他一无是处,是个人都会生气。

X回嘴,S也侮辱了他,那晚那眼神似把他给凌迟了。

两人这就算扯平了。

醉眼朦胧间,S看X,因皮肤白,喝酒后红红的脸蛋加红红的嘴唇,还有两颊的酒窝,起了心思。

那晚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居然没有动他太踏马后悔了,仔细回想了一下,白白嫩嫩净净肯定也滑滑溜溜的肌肤,真想抽一下自己,当时干嘛不上?!

察觉到了S炽热的目光,X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借口去解手。
酒意开始上涌,他又是个不胜酒力的 ,得趁还有点清醒赶紧离开回家。

我要再追一次!S小少爷脾气上来了,挡也挡不住。

与前两次的不同。第一次是小孩子心性,就像看到自己喜欢的玩具一定要拿到手那样,第二次是报复心性,带着玩弄心思,不过X长得真的很合他胃口

这次不一样,他在和他相处期间,发现了X身上他前两次追求时不一样的地方。

这人每次都能给他惊喜。

三次追求一个人,这事S特自豪。

这次追求,S简直把不要脸厚脸皮二皮脸无赖流氓耍赖皮发挥到了极致,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撒得一手好娇,橡皮糖似得粘在X那。

他爱极了X的超长反射弧,每次偷袭占便宜都能成功。

X恨S这种无赖行径,但无可奈何。

他是个资深颜控,S又帅得惨绝人寰,再加上工作上相处后发现这人不差,说实在被他这么追求,心里还是挺受用的。(不然第二次也不会被征服)

S给自己下了命令。

事不过三,这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后续如何,敬请期待

一个脑洞(四)
接一个脑洞(二)

一个脑洞(三)

我第一眼看到那个老兵心里就奔出一个念头:这是个有故事的人。与那些抗战老兵嘴里反复念叨的自己抗战事迹不同的故事。
我是个小编辑,受主编大大的命令采访一些抗战老兵,为国庆节的特别板块收集素材。
采访了几个,内容无非就是自己是怎么这么打战的。看的影视剧多了,对这些内容就越发感到无聊。
眼前这人正好能拯救一下。
我的第六感一向不错,这老兵一定有不同上几人的故事。
我到的时候,那老兵在听戏。特入迷。
怎么说呢 ,手捧着收音机,细细地抚摸,视线落在喇叭口那,特别温柔 。
我感觉他不是在看收音机,而是在看他的爱人。
没错,就是那种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那种腻得出水的眼神!
果然是个有故事的,我的直觉真灵。

您好,请问您是吴世勋吗?

我确定他就是,只是想找个话题先开口。我不知道他之前在部队里是怎样的头衔,所以就略掉了称谓,虽然有点不礼貌。

他没应声。还是温柔的凝视着收音机。

您好,老人家。

我想着要完成任务,有点粗鲁地坐到老兵对面,手放在收音机上面,成功的将他视线转移到了我身上。无意外对上了一双温怒的眼睛。我继续开口道:

我就是之前跟您联系的那个要今天采访你的人!

他眯了眯眼,应该是想起来有这么回事。对我点了点头。可眼睛还是盯着我,不开心,带点怒气。
我了然,收回放在收音机上的手。

吴,世,勋。我小心翼翼地开口,看他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我身上后,才继续说道:

老先生,看您这么爱护这个收音机,在进行正题之前,我能不能问一下,这个收音机它蕴藏了怎样的故事,当然您可以拒绝回答,我只是好奇而已。

它没有故事,我只是喜欢听曲,听现在正在放的这个曲。

与我想的截然相反。原来这个故事不是与这个旧旧的收音机有关,而是与这个收音机里放的我叫不出名的戏曲有关。
这个故事肯定更比我想的更要耐人寻味。

那您为什么。。。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兵就打断了我:

年轻人,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故事内容有点长,我叙述能力不太好,想听吗?

也许是一个人生活的时间太久,急需找个人说说话;也许是感觉自己老了,怕忘了,要把那些深埋的记忆翻出来好好回忆一番;也许是怕现在不说出来,今后入土是心有不甘。
老兵看起来十分急切。
我点了下头。
我知道这故事与老兵自身有关。
我不敢开口甚至不敢发出声音。
我有种错觉,怕自己不小心发出声音这老兵就会退缩,没有勇气接下去,讲这个要叙述给我听的,关于他,关于这个收音机里正在播放的,已经调低了声音,带点悲凉唱腔的戏曲的故事。

那年,我应该是18岁,不对?!是的,我是十八岁,啊呀,应该不是,算了,不管了,反正我成年了,在成年礼上,我遇到了他。。。。。。

随着老兵慢慢地絮叨,我的脑海浮现出了他口中的故事情节。
果然是个不一样的,不同于其他老兵的故事。


写在前面,一个脑洞是一个系列的,我把我脑子里想到的关于他俩的段子写下来怕自己忘记。如果有大大能写的话,我很荣幸。但是这梗是我想的写的时候能注明一下就更好了。我是个手残党也语死早,与其在我手上白白发霉浪费不如让有能力写出来给大家看。